Graupel.

用极限的感性,去过极限理性的生活。这样的故事,你愿意听吗?

虽然许诺过不会删这个账号的任何文字,但迫于形势还是上来锁了神爱世人、DA和素振り,发现有合集功能了就做了一下合集。


看到多了好多小心心,还有一些评论,也有些感慨,谢谢你们还能喜欢这样的我的文字。


过段时间可能会开个新号写写原创,如果你们对那个阿彩还有那么一丝不太讨厌的情感的话,请多多支持。


涼咲敬上。

2018-11-22

(虽然关注这个账号的人里面大概没有高考生了?)

今日也会是一个平凡的夏日。

希望你所在的地方不要下着暴雨,

最好也不要有太过炽热的骄阳。

你用过去所有的岁月去战明日一场,

所以不需有任何彷徨。

全中国都在为你祝福,盼你成功的考试,

这是第一场,也是最后一场。

不如去珍惜这一切。

紧张的话,深呼吸吧。

一边深呼吸一边想一想你最喜欢的那本书,

最喜欢的那颗星,最喜欢的那名少年或是少女。

别担心,你的未来必然有光。

以及,如果你喜欢,我在浙里等你。

2018-06-07

本O吃了瓜出来骂人了

其他的东西我现在不在圈内也没什么话说

但是

山田凉介和冈本圭人

这能一样吗?????


2018-02-26

这个端口的大家问的问题都有看到,不过都是需要时间仔细回答的问题,所以会慢慢来嗯

2018-01-04

虽然不写了,但这个还是可以的吧……嗯?


如果还有人愿意问的话:

https://peing.net/ryosaki

2018-01-03

是该结束了,不该再贪恋这里的生活。
最早入坑的时候是真的喜欢这两个人的互动呢。
但没过多久,其实就已经不是真正意义上的cp饭了。
一直自认为是一个完全的O,因为喜欢他们的人设而写文的我,对真真切切喜欢他们二位的你们很失礼吧。
今天有一个人让我认清了我这样终将背叛更多人的信任,所以,我选择止步。
第一次被人点小心心,第一次收到评论,第一次有人来催更,第一次因为文章而被人勾搭,太多个第一次属于“阿彩”这个幸福的小人了,不过我该离开了。

我是络涼,微博是山田涼咲_Ryosaki。
一个虽然不至于黑你们中岛,但属性完全是O的人。
也许在和别人的聊天中,还有过让你们不舒服的对话。
我对不起因为觉得我是O所以来和我搭话的许...

2017-12-19

写手25题。

01.笔名(如果可以的话,请简述它的由来)

阿彩。名字的中间字是“虹”,在上次去日本旅行的最后一天,遇到了持续了非常久非常久的彩虹,感觉像是东京在和我告别一样。然后就突然喜欢起“虹”这个字,然后就取了单字彩(因为不想叫小红……)。也是有所期待,希望自己的生活能更多彩一些。

02.大概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从事写作的呢?在那之后,引发你「想继续写下去」的动机是什么?

第一个故事是小学六年级,为了把当时看的《易中天品三国》里面,很喜欢但是之前完全不知道的历史用自己的方式记录下来,所以写的东汉末年的故事。但自己认同的意义上的第一篇小说应该是初二的时候吧,因为现在也把初二的长篇里的男女主认同为“第一个...

2017-12-16

【凉裕】Stay Gold(二)

最近想到的片段的大杂烩了【


Day2-Heartbeat.


走进车库找车的时候,太阳躲在云后有些深的地方。

半地下室的空旷地带里,冬日正午的光线也黯淡得宛若夜晚降临。推着车走到车库门口的中岛看到头顶并未亮起的灯,想起之前知念和他说起车库的灯是声控的事情,于是停下车,非常快地击掌大喊一句:“哈!”

三秒静默之后,中岛在毫无亮度变化的空间里有些尴尬地抬起头,然后正对上对面推着车刚走进车库的山田的惊讶的脸。

“……裕翔?”

“啊啊啊啊山ちゃん,那个、什么、我CPR实验要来不及了,我先走了啊啊啊啊……”面颊绯红逃也似的跨上车朝学院方向进发。

真是,被什么人看到都好,就是不...

2017-12-08

Best Artist

他没想过那么多。

他口中冒出那一句的时候,他什么都听不见了,他想这个世界为什么有静音键呢,光君嘴巴好像有在动的样子。

他尝试发出声音,他想自己是发出声音了的吧,大家都有在听的样子,但是说了点什么呢,他没能听到。


站在博多站20米高的楼上的时候,他瞄一眼下面的人山人海。

好高啊,高得他腿都要软了。

霓虹灯亮起的时候,他看着世界里的红白蓝,想着,好美啊,像月九一样呢。

嗯,“像”月九一样呢。


录节目的时候他看到瘦瘦高高的身影走过来,努力调节自己露出一个标准的笑容,不知道接下来会变成什么样。

如果他真的要在这里发表的话,饭们肯定会很伤心...

2017-11-28

【凉裕】Stay Gold(一)

双医科生日常的系列定名字啦。


----------------

Day1-My darling, stay gold. 

饶是一整天都认真预习,专心致志如山田凉介,此刻也可以明显地感受到身边的人的异常。

整日沉浸于学院拍摄的实验预习视频中,听年事已高的老教授操着不知哪里的口音,语调平缓毫无波澜地,介绍实验的步骤与操作要点。他摘下耳机,揉揉因长时间盯着电脑屏幕而感觉酸胀的眼睛,转过头去看向身边坐立不安地有些过于明显的男孩。

“裕翔,怎么了?”

对方浅笑着摇摇头,“没怎么呀。”

……可并不像没事的样子呀。

山田叹口气,合上电脑,不由分说地拉起身边人的手就把他往寝室外边...

2017-11-09
1 / 15

© Graupel. | Powered by LOFTER